• <code id="qzwmq"></code>

        <small id="qzwmq"></small>

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qzwmq"><ruby id="qzwmq"><option id="qzwmq"></option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推廣 熱搜: 機械  工程機械  挖掘機  裝載機  風機  租賃  徐州    閥門  鵬程環保 
          樓主 | 收藏 | 舉報 2016-11-08 22:16   瀏覽:1165   回復:0

          60臺挖掘機救援墜入40米深井的6歲男童

          11月8日早晨8時,河北保定蠡縣中孟嘗村,參與救援的60臺挖掘設備仍在挖土作業,經夜未停。

          此時,距6歲男童趙梓聰跌落枯井,已過去45個小時了。

          我們仍在期待奇跡。

          11月8日早晨8時,河北保定蠡縣中孟嘗村,參與救援的60臺挖掘設備仍在挖土作業,經夜未停。

          此時,距6歲男童趙梓聰跌落枯井,已過去45個小時了。

          這口井約40米深,30公分寬。6日11時許,趙梓聰跟著父親在地里收白菜時,不慎掉落其中。

          白色的太陽光冷冷地凝在空氣里,井底霧氣氤氳,濃得散不開。生死營救仍在爭分奪秒進行,距井底還有10米左右,挖掘速度已達到極限,救護車隨時待命,許多人遠望著施救地點,期待著奇跡的發生。


          “救孩子,有啥好說的呢”


          凌晨五點,河北保定市蠡縣中孟嘗村,氣溫1℃。立冬剛過,華北平原的風橫掃過村莊,一片寂靜。

          村北,卻是另一片世界。四面的探照燈,映出一座深坑。坑底到地面,盤旋二十余米,分出三層坡道。每層坡道各有十余輛挖掘機,揮動前斗,奮力將砂土,甩向上一層坡道。之后挖掘機再接力,將砂土繼續往上拋。如此循環,直到坑底的砂土,堆積至地面。

          挖掘機的轟鳴聲,與砂土傾倒的聲音交織錯雜,打破了夜的寂靜。通往大坑的路上,撒落著白菜葉子——11月6日,男童聰聰正是因為撿拾這些白菜葉,墜入坑中心位置一口約40米深的枯井內。

          事件發生后,蠡縣公安局、公安消防大隊,保定等地藍天救援隊、120急救和村民自發組織的救援隊、蠡縣各鄉鎮及周邊的社會救援力量也參與到了救援中,有的開來挖掘機、推土機等救援車輛,有的送來食品、御寒衣物、開水等物資。救援現場已投入挖掘機、推土機、翻斗車近60余輛。救援救援過程中不斷有愛心人士到現場捐錢捐物,支持救援。

          挖掘機司機張小芳兩天沒睡覺了。他裹著軍大衣,頭發凌亂,瞪著滿是血絲的雙眼,死死盯住大坑中心。

          6日中午,通過微信朋友圈看到幼童墜井的消息后,這位有著多年工程經驗的老司機立馬意識到,除非將井外浮土全部挖盡,再小心敲破井壁,否則,墜井兒童幾無生還可能。

          工程量有多大?井有40米深。肯定需要很多挖掘機。張小芳沒有多想,放下碗筷轉身上車,開了20里路,從保去鄉一路趕來,并于當天下午1時到達。

          他是最早一批趕到的挖掘機師傅,和他一起到的,共十多人。“當時就是個枯井,直徑也就30厘米。”張小芳比劃著說,展現在眼前的,還是一片平整的田地和露出地面的井口。不多時,挖掘機便“轟隆起來”。

          “來的都是老司機。”開了7年挖掘機的馬輝介紹,整個蠡縣民間共有挖掘機七十多輛,大半都來到了現場。7日下午,他扔下縣城工地的活,徑直來到救援現場。現場所有的挖掘機師傅都在默契配合,作業時,既不能離井口太遠,也不能太近。“靠太近了,會震到孩子。”

          張小芳兩天沒有合眼了。挖掘機一天沒有接活,他就少千把塊的收入,此外,每天近三百塊的油錢,對他來說,也不是個小數目。“救孩子,有啥好說的呢。”


          “爸爸,這里有個坑”


          趙躍做夢也想不到,6歲的孫子會掉進這個枯井里:早在20天前,他就發現原先蓋在井口的蓋子不見了,但井口實在是太小(直徑30厘米),他并沒有采取任何措施。

          趙梓聰掉下去是11月6日11時左右。當時他和姐姐趙韻涵隨父親趙向陽一起,到地里撿白菜。趙向陽看姐弟倆在車上玩著悶,允許他們下車到菜地旁的一片空地里玩。

          他心里想著,孩子們餓了,得趕緊裝車完回家。裝著裝著,聽見兒子喊了一聲:“爸爸,這里有個坑。”他回頭一看,看到兒子的身影晃了一下,“人就掉下去了。”

          慌忙中,趙向陽跑到姐弟倆玩耍的地方,低頭一看,發現一個枯井:這是村里人若干年前打的機井,用來澆地灌溉的。

          趴在井口看了半天,一片黑暗。如今,他對當時的情景已記憶模糊,只記得讓女兒去叫爺爺趕緊過來,“后來我爸說,好像聽見聰聰哭的聲音。”

          5分鐘后,在不遠處挖麻山藥的趙躍趕到現場。見狀,他趕緊調來一輛挖掘機——當地人以售賣麻山藥為業,幾乎家家戶戶都雇有挖掘機。

          同挖掘機一起來的,還有同村的親戚和鄰居。再后來,公安、消防、救援隊,都來了。挖掘機從一輛增加到兩輛,到今天凌晨,至少60臺挖掘機機械在作業。

          如今,整個中孟嘗村北部儼然被挖掘成一個巨大的工地。趙向陽說,從沒想到這里會搞如此大的陣仗。

          鄉親們不讓他和妻子李莎莎往井口附近去,夫妻倆就窩在父親的面包車內,徹夜不眠。天剛露出魚肚白,就有朋友打電話詢問情況,趙向陽疲憊地回道,“沒呢,還沒挖出來。”

          生死救援


          趙梓聰掉入的井口只有30公分,因此無法采取成人下井救助的方式,只能靠挖掘。

          現場救援的消防指揮員介紹,最大的困難是土質十分松軟,全部為砂質土壤,由于擔心塌方造成二次傷害,作業面已擴大至距離中心現場200米方圓的范圍,深度接近30米。為防止坍塌,救援隊一邊下挖一邊支護。而且地下濕度太大,都是霧氣看不清。

          “越往下挖,土質越軟,救援難度越大。”一名現場指揮人員介紹,在向更深處前進中,挖掘機頻繁遇見塌方,連日來的陰雨天氣,也給救援增加難度。目前,挖土總工程量已超過20萬方,而每臺挖掘機每次平均挖不到1.5方。

          盡管如此,孩子掉落枯井后,工作人員挖土作業一夜未停,一直不停往井下輸氧,救援工作未停止過。

          挖掘機也在擴大挖掘面,之前底部是6000平方米,擴大到一萬平方米。

          更多的救援人員在行動。大坑一側的空地上,堆積著泡面、礦泉水、八寶粥,來自蠡縣各地的志愿者各司其職。有人負責燒水,有人負責煮面,有人負責將熱好的食物,送到救援現場。

          一口大鍋,翻著熱氣,一名身穿黃色馬甲的年輕人,將一袋袋牛奶放進鍋里。“給熱一下,送給鉤機師傅。”劉華剛是蠡縣縣城的一名保險業者,也是當地愛心群的志愿者。兩天來,他說不清自己送了多少趟食物,卻清楚地記得,大坑從5米,到10米,再到如今30米深的過程。

          一輛白色起亞轎車停在一旁,司機裹著大衣,響著鼾聲。凌晨6點半,他翻了個身,隨即醒來,睡眼蒙眬的問旁邊人,“挖到哪里了?”

          枯井?苦井


          趙梓聰的外公講道,枯井離家不遠,此前是一口用于灌溉的水井,幾年前已停用。

          趙向陽和妻子同歲,22歲結婚,23歲生女兒,24歲生兒子。想著一雙兒女都要以上學為主,所以倆人得好好掙錢。

          兩個年輕人忙于生計,平時把孩子交給爺爺奶奶管教,周末則把孩子送去姥姥姥爺家。

          夫妻倆回憶,兒子性格乖巧,不挑食也不打架,平時最大的愛好是看電視。他喜歡看國產動畫《熊出沒》,常模仿動畫里的“熊大”、“熊二”和“光頭強”。

          女兒懂事,發生矛盾時總是讓著弟弟。趙向陽還記得,事發時女兒大叫了一聲“大聰”,那是趙梓聰的小名。

          去年冬天,兒子扯著妻子的衣服喊著要買玩具。她心想,兒子總是跟著老人,也該買點玩具安撫一下了,于是買了一套積木給兒子。

          趙梓聰特別喜歡這套積木,每天拿在手里把玩。趙向陽說,兒子掉入枯井時,手里正拿著積木。

          昨日,現場救援人員用攝像頭拍到了井里有幾根積木,藍的綠的拼在一起,正是趙梓聰的玩具。

          然而,至記者截稿前,救援已進行了45小時。8日早晨8點,還有10米左右,枯井就見底了,但現場所有救援人員,仍未見到趙梓聰的蹤影。

          打賞
          ?
          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我們  |  核心價值觀  |  法律聲明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  |  魯ICP備11028009號
          Powered By DESTOON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11选5走势图